程序员,在麻瓜的世界里挣扎

daa88681c0fcd10b9bde4662f275ec8f

题记

世界迟早由比特构成,程序员就是这个世界的建筑师。所以,当我看到人们担忧机器人作乱,却从来不担心程序员造反的时候,我都觉得人类奇妙极了。如果真有机器人统治世界的一天到来,在那一天之前,程序员应该早已经统治了世界许久。

—比特仁波切和菜头《程序员、魔法师和麻瓜》

正文

如果说,世界上有一小群人,他们掌握常人所没有的知识,彼此用常人无法理解的方式交流,并且在这个世界上创造超出想象的东西,并且深切的改变人们的生活,那么在古代他们就是魔法师。在今天,他们就是程序员。所有剩下的人,都是麻瓜。

你仔细想一下就知道了,和十年前相比,你以前所未有的方式被黏在了手机和电脑上。黏住你的是各种应用程序和APP,承载它们的是操作系统平台,信息以比特流的形式透过各种显示屏进入你的大脑,你生产出来的信息再次通过手机和电脑返回网络世界。这个过程决定了你吃什么,买什么,住哪里,坐什么交通工具,和什么人约会以及约会的时候看什么电影。而所有这一切,都建筑在程序员架构的网络世界里。在这个世界里没有任何实体,信息流从服务器流到手机和电脑,并且对现实产生影响。

在过去,是网络世界映射现实世界;在今天,是现实世界响应网络世界的召唤。很多人已经接受了这样的现实,并且习以为常。在手机上按下“确认键”,车子就会自动前来找你,咖啡就会自动朝你家进发。在未来,等到VR普及之后,那么虚拟世界和现实世界会发生直接交互,你戴着VR眼镜随手一挥,也许5000公里之外的一个咖啡杯会应声而落,打得粉碎—这其实已经部分成为现实,无人机驾驶员在上万公里之外的控制室摧毁地堡和掩体,夺取人们的性命,和玩电子游戏并没有多少区别。

所以,每次看到人们粗暴或者不公正地对待程序员,我都会由衷地感觉到头皮发麻。

人们担忧机器人但是不担忧程序员,只不过是因为无论程序员还是麻瓜,都没有意识到程序员的力量。是的,只有沃兹尼亚克而没有乔布斯,苹果永远也不可能成为一家伟大的公司。魔法师虽然法力无边,但也需要麻瓜的帮助和指导,他们才能在一个主要由麻瓜组成的世界里存活下去。但是,会不会出现由纯魔法师组成的公司呢?纯魔法师组成的公司和麻瓜组成的公司会有什么不同呢?让我想想,由两个魔法师兴建的那家公司叫什么名字?好像叫Google?

Google前CEO,同样是魔法师的埃里克.施密特写过一本书《重新定义公司》,主要谈Google的企业文化。反复强调所谓“赋能”,就是创造者通过创造来获得成就感和创造社会价值,他们需要的不是激励,不是授权,而是向他们提供一个可以更高效创造的工作环境和工具,这叫做赋能。

书里提到一个例子,2002年5月的某个周末,Google的创始人拉里对搜索结果不满意,他把用Google搜索后的结果打印出来,用红笔圈了他认为和内容不匹配的广告内容,贴到Google食堂边的公告版上,并且写上了一行大字“这些广告糟糕透顶”。下周一的凌晨5点,一位看到了公告板留言的工程师发起了邮件,找出了合适的解决方案,内容是他和五位同事周末自行加班给出的方案模型。而这个方案其后成为Google Adwords业务的核心逻辑,每年为Google赚取数十亿美金的利润。

没有人指令工程师们去那么做,也没有召开项目会议,更没有领导把这个问题作为核心KPI下发,工程师们自己用了一周末时间解决了问题。施密特用这个例子说明Google扁平化管理的优势,和工程师自我赋能对公司的贡献。他极为隐晦地提到,用赋能的方式可以用很少的优秀人才,成就非常伟大的事业。包括我在内,所有人都以为他是在谈公司管理模式的变迁。而我在很后来才醒悟:

由于互联网的出现,创造性的工作能够产生惊人的利润,创造海量的财富,却不需要像以往一样用人海战术堆积军团,所以,魔法师们可以用自己的方式组织公司,按照自己的方式运转公司。所谓扁平化管理的真相是魔法师们变更组织模式之后,全力摈除了麻瓜的统治公司方式,实现了管理上的自治。扁平化管理和层级管理的最大不同,在于最大可能减少了麻瓜的数量,同时扁平化造成没有魔法能力的麻瓜很难在这种组织结构里生存。施密特没有直接说出口的话其实是:魔法师可以自行组织运转公司,无需麻瓜来教他们应该做什么

人们习惯性地把Google的成功归结为所谓“工程师文化”。什么事情一沾上“文化”两个字,就变得玄而又玄,云遮雾罩。工程师文化是什么?企业文化又是什么?用大白话来讲其实一句话就能说清楚:谁在公司里是特权阶级?觉得奇怪吗?一点不奇怪。公司从来都不是一个讲平等地方,总有些人员要比其他人员更重要一些,总有些业务要比其他业务更重要一些。所以,什么文化占主导,关键看公司最主要的两个问题怎么决定:

钱怎么分?

事怎么做?

如果真的是工程师文化占优,那么工程师要拿更高的薪水和期权,这是基础。工程师自己的价值观决定公司要不要开展某项业务,比如说Google的信条:不做恶。如果在宣称不作恶的同时,Google的广告部门、销售部门有权要求去掉广告的提示框,按照广告商出价高低排列搜索结果,这个要求最后得以实现,工程师必须加以执行,那么谁都知道不作恶三个字都不过是写在纸上,清明的时候拿去哄鬼,说再多工程师文化都没有用。

腾讯被视为拥有产品经理文化的一家企业。什么是腾讯的产品经理文化?薪酬奖金是基础,在这个基础上,公司总经理办公会上经常专题讨论某个产品。产品经理要求上会做汇报,同时,也要站在台上直面公司最高层的挑战。最重要的还不是产品和公司经营决策放在了等同的地位上,而是在腾讯,即便是终极Boss不同意某个产品的功能或者设计,负责的产品经理也依然可以当面抗辩。如果产品经理坚持要那么做,而且能提出自己明确的理由,管理层会收回成命,放手让产品经理去做,并不会因为不服从或者抗命而遭到事后惩罚。

上会是特权,抗命也是特权。有这两样特权,一家企业可以宣称自己有某种文化。否则,从CEO一直到小组长,都可以伸手指点程序员怎么编程,命令产品经理怎么设计产品,如何修改言责,怎样摆放按钮,那么,这家企业只有官僚文化,在墙上贴再多企业文化的口号也没有毛用。因为人人都清楚,无论你说得如何天花乱坠,实际执行上都是按照官阶来,专业从来没有被尊重。只有服从和执行的企业,奢谈什么企业文化呢?老老实实承认自己是便装军队就好了—员工以服从命令为天职,以加班加点为使命,以完成KPI为自我价值实现。

魔法师的世界和麻瓜的世界完全不同。在魔法师的世界里,有另外的一套规则。程序员追求技术上的境界,并且把这种追求渗透到了每一个工作的角落。Google的文化衫是员工的最爱,于是工程师在存放新T恤的仓库安装了摄像头和感应器。一旦被触发,工程师们就可以第一时间赶在其它部门之前去领新T恤。这对于其它部门公平么?不公平。但它在魔法师的世界里是被称许的,因为这是基于技术和想象力的胜利。

国内有IT公司的工程师在饮水机上安装感应器,这样一旦水烧开了,自己可以第一时间知道,不用每次拿了杯子走过去又无功而返。这对于不懂技术的同事公平么?对于没有安装感应器的同事公平么?不公平。但它在魔法师的世界里同样是被称许的。麻瓜们看不上这样的行径,认为是在利用技术占便宜。问题在于,正是因为这样的行为,维系了魔法师的超然特权地位,促使他们拥有更多创造力,构建更多新的产品,赢得更大市场,最后影响到麻瓜每年的收益。

对于麻瓜而言,要理解魔法师的世界太过艰难。一直到今天,一名黑客发现系统漏洞,入侵系统并且留下一封信件,告诉系统管理员存在漏洞,这都是古风犹存的魔法师世界的骑士行为。但是,在麻瓜看来入侵就是入侵,规则就是规则,利用漏洞就是不对,是个道德问题。而对于魔法师来说,发现漏洞,甚至制造漏洞,是高超的技术行为,而技术本身是中立的,但永远和麻瓜说不通。

在这个世界上,达成非凡的成就有不同的方法。使用奴工可以兴建壮观的金字塔和万里长城,驱赶士兵和仆从国的军队可以横扫世界。而为了保全自由的自由人,也可以在一个月里制造出日本帝国一年才能制造出来的舰船和战机。能够保全自我,释放所有创造力的桀骜之辈难于驯服,但他们却能创造出让人赞叹的奇迹,并且超越兴衰的周期,一次次重新点燃创造的烽火。

一个魔法师在麻瓜统治的世界里并不会觉得太过愉快,但世界不会总是这个样子。祝福所有的魔法师能够找到由自己人组建的公司,在那里得到足够多的尊重,保全尽可能多的个性与创造力,不会为区区几个月饼而遭到麻瓜的羞辱。也祝福所有的麻瓜早日能够理解这句话的真实含义:在未来的世界,每个人都得学习一点点编程。

祝所有人中秋快乐!

来源:和菜头  微信公号:槽边往事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